当前位置: 首页>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典型事迹
“我是党员,我得带头”

——追记财政部退休干部韩淑芳     

  临终遗愿缴纳特殊党费 

  当从财政部机关党委和离退休干部局同志手中接过韩淑芳10万元特殊党费荣誉证书后,裴豫明,韩淑芳的女婿,手捧着证书仔细端详了会儿,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嘴里自言自语道:“又为老人了了一个遗愿。”然后将其放到书桌上整齐摆放的韩淑芳获得的一堆荣誉证书上。 

  2013年2月11日,财政部退休干部韩淑芳因病逝世,享年85岁。“岳母在病危的时候,专门嘱咐我们要将她多年积攒的10万元作为党费交给党组织。”裴豫明说。 

  韩淑芳平日常说的一句话是:“我是党员,我得带头。”离退休干部局同志说:“作为一名普通退休干部,韩淑芳时时不忘自己的党员身份,不忘党员应发挥的表率作用。近几年来,我国相继发生云南大旱、汶川地震、玉树地震等自然灾害,韩淑芳在看到灾情报道后,总是主动奉献爱心。在自己体弱多病、生活也不富裕的情况下,她不仅通过支部及社区多次捐款捐物、缴纳特殊党费,还在救灾结束后,持续关注着灾区人民的生活,通过邮局捐助爱心大礼包,为汶川‘赶场小学’购买体育用品等。” 

  在退休后的20余年里,韩淑芳始终心系党的事业和国家发展,坚持学习,并时常让子女到支部领取学习资料,及时在家阅读。她还经常利用党委、支部组织走访等时机,或通过打电话、写思想汇报等多种形式向党组织交流思想、汇报近况。在2012年3月5日向雷锋同志学习50周年纪念日递交给组织的思想汇报中,韩淑芳这样写道:“今后,我一定继续多做好事善事,把雷锋精神一代一代传承下去,以回报党的培养。” 

  她是这样写的,也是这样做的。在生命的终点,她以缴纳10万元特殊党费的方式向党组织做了最后一次“汇报”。 
 

  恪守助人为乐的人生信条 

  提起韩淑芳,北京交通大学家委会副主任李更新不住地说:“韩淑芳是个好人,是个好人啊。”他说:“在社区里,韩淑芳是个出了名的‘热心肠’。我们社区里有位活动不便的老太太,她知道了,就主动把热腾腾的饭菜送到老人手里。

  她还挂念着楼上的北漂小青年,时不时地问问有没有生活上的不便……” 

  这种助人为乐的小事,在韩淑芳的身上不胜枚举。 

  “对于家委会的工作人员而言,韩淑芳是个‘熟面孔’,只要有捐款活动,总是少不了她。老人家以前身体好时自己来,后来身体不好了,就让女婿推着轮椅来。”李更新说,老人还曾经提过设立一个常年捐助点的建议,尽管这项建议由于不符合相关规定没有采纳,但这说明,她的心里时刻装着慈善。 

  不止是对待需要帮助的邻居,就算是需要帮助的陌路人,韩淑芳一样毫不迟疑伸出援手。 

  在韩淑芳家中,裴豫明找出了一张没有寄出的汇款单。金额写着1000元,落款人是韩淑芳,收件人名叫孙东林,但是收件人地址却为空。裴豫明说:“这是岳母2010年春节期间在报纸上看到一则关于因车祸去世的包工头无法给民工发工资的新闻后,特意让我去邮局填写的。”最后因为无法查到收件人的地址,这张汇款单最终无法汇出。 

  记者还在老人家里看到一张发黄的老照片,一个瘦弱的小女孩冲着镜头甜甜地笑着。小女孩叫李丽英,是云南永德县崇岗乡团树小学的一名瑶族学生,2004年到2007年,韩淑芳一直在资助她上学。 

  这样的人和事还有很多:2001年,韩淑芳资助北京密云二中高三贫困学生庄淑慧500元,帮她完成高中学业;2008年,韩淑芳去右安门医院看病,捐助了1000元给一位患肝癌的农村孕妇。 

  把这份爱心传递下去

  作为已故知名教授钱仲侯同志的爱人,韩淑芳还特别关心国家教育事业的发展和青年人的成长。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韩淑芳就按月为一位家境贫寒的研究生资助生活费,直至该生毕业。2006年,在钱教授逝世两周年之际,经韩淑芳倡议,在钱教授执教的北京交通大学建立起了第一个以教师名字命名的基金——“钱仲侯奖助学基金”。 

  追忆往事,裴豫明动容地说:“初期筹款太难了,毕竟家里的积蓄有限,老人为了筹款的事费了很多心。”为了办成基金会帮助贫困学子,韩淑芳带头拿出了自己多年积攒的10万元,并带动两个女儿、女婿、亲属及钱教授的学生共投入60万元。 

  北京交通大学对外联络处处长尹激回忆道:“在‘钱仲侯奖助学基金’的成立大会上,当时的谈振辉校长深受感动,高度评价这一行为‘比金子更可贵’,并由学校出资40万元,使启动基金达到100万元。校方的这一行动是史无前例的,而且一直到现在,校方的出资记录仍未打破。”此后,韩淑芳及家人和部分研究生每年还继续投入后续基金。几年来,共有77人次受到奖励和资助。 

  在“钱仲侯奖助学基金”成立之初,韩淑芳就表示在“奖”与“助”的分配比例上,应更倾向于“助”。“基金成立后,韩淑芳一直关心着基金的运转,仍在思考如何能帮助到更多的贫困学子。2011年,在韩淑芳的动议下,学校对基金的管理办法进行了调整,一方面,增加了资助名额和金额,同时增加了‘奖学金评选原则上优先从上一年度获得钱仲侯助学金且本年度达到钱仲侯奖学金评选资格的学生中选取’等类似的规定。”北京交通大学对外联络处副处长徐劲松说,“她做这样的调整,就是希望能帮更多的学生。” 

  徐劲松说:“韩淑芳不仅在经济上帮助学生,还在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经常与受资助学生座谈。她总是给学生们讲一些自己的人生的感悟,希望他们能自强不息,用自己的双手开创美好未来。”不少受到资助的同学都表示今后要把这份爱心传递下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受助人李方同学表示:“获得‘钱仲侯助学金’为我减轻了生活上的压力,而从韩淑芳老人身上,我学会了如何做人,如何用自己的双手去传递爱心。这是我一生的财富。” 

  自己走后,倾注了自己晚年绝大部分精力建起的“钱仲侯奖助学基金”要交给谁管理?韩淑芳在这个问题上费了不少心思。一直以来,两个女儿和女婿都是她的好帮手,但他们年纪也大了,精力也不够。最后,她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创想,将其委托给钱仲侯的研究生,目前也在北京交通大学工作的赵鹏。选择此人是看中了他众口皆碑的好人品。“对于老人的这一决定,我们都非常钦佩,这说明老人在做好事的问题上确实是没有半点私心。老人在重病住院期间仍记挂着基金会的工作,一方面嘱咐家人要继续将其办下去,一方面嘱咐要将余下的18万元存款全部交到基金会。这是老人的第二个遗愿。”裴豫明说。

  “她总是弓着腰在办公”

  1948年,21岁的韩淑芳考入上海立信会计专科学校,1950年毕业后,被分配到上海市税务局工作。勤奋、踏实、聪明的韩淑芳很快就展示出了卓越的工作能力,在上海税务局工作的两年间,她所在的稽核小组创造了新的经济调查方法,在全局推广后取得显著成效。为此,韩淑芳所在的工作组受到了税务局党委的嘉奖。 

  1952年,韩淑芳调入国家财政部税务总局工作,1958年,又被调入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工作,历任编辑、编审、编辑部主任等职,直至1991年退休。韩淑芳还曾兼任北京会计学院常务董事、上海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兼职教授、《会计学刊》《北京财会》编委、上海立信会计出版社特约编审等职。 

  在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工作的33年中,韩淑芳参与组建了会计编辑室,经她编辑加工和复审的书稿达100多种,约计4000万字。韩淑芳曾联系一大批知名的专家学者,编辑出版了很多有分量的好书:如曾获得财政部优秀教材一等奖、发行量高达100多万册、由杨纪琬主编的《会计原理》;曾获财政部优秀教材二等奖、由谷祺教授主编的《工业企业财务管理》;曾获国家教委优秀图书一等奖,由韩淑芳组稿和复审、郭道扬教授编著的《中国会计史稿》等。韩淑芳还组织编写、编辑、加工了多本大型出版物,如《中国现代会计手册》(200万字)、《质量管理指南》(257万字)等。其中,《质量管理指南》一书深得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的赞许。 

  作为韩淑芳的老同事,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前编辑部主任贺锦娜回忆说:“我毕业分配到出版社时,正好是出版社百废俱兴的时候,会计专业的书籍很少,各类院校对会计专业的书籍需求很大,很急迫,可以说是从零开始。那时就是韩淑芳带领着我们加班加点,硬是完成了财政部党组给我们提出的各项要求。” 

  贺锦娜还提到了这样一个小细节:“韩淑芳的胃一直不大好,经常胃疼,但她从没为此请过假。为了不耽误工作,她特意请单位的木匠做了个脚踏板,好在胃疼时能用腿抵着胃,所以她给我的印象总是弓着腰在办公。” 

  把钱留给更需要的人

  就是这样一位慷慨助人的老人,生活中却是相当简朴。韩淑芳的家,不到70平方米,家具都是30年前的样式,一张铺着暗红方格纹巾的老式沙发、简单的木色四角书桌、老式的折叠饭桌。没有任何华丽的装饰,只有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 

  裴豫明说:“岳父过世后,我和我爱人就搬过来照顾老人。原来我们曾想给老人请个保姆,但老人不同意。她说雇一个保姆,一个月至少要2000元,一年就要花2万多元,还不如捐给更需要的人。直到病情恶化,老人仍每天都坚持自己做饭,不让我们帮忙。”在裴豫明的记忆里,岳母是个特别不爱麻烦别人的人。“平日里自己能做的事绝不让别人帮忙,就连自己的后事都是在2011年年初身体还比较好时自己准备的,家人、朋友与她最后道别时衣袖上的黑色挽花都是老人亲手做的。” 

  韩淑芳曾说过,“人不能没有钱,但够过普通人的生活就行了。多余的钱不外乎有三种花法:一是买大房子、高消费把钱花光;二是作为遗产留给子女;三是救助困难群体。留给子女最不明智,子女有出息,不用再往金字塔上添彩;子女没出息,给他们钱,就如同水洒入沙滩。我还是把钱留给更需要的人。” 

  韩淑芳的一生,没有豪言壮语,没有高谈阔论,她坚守着“退休不褪色,离岗不离党”的理想信念,践行着一名党员的承诺,默默奉献着光和热。“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在韩淑芳的身上,一直体现出一种“穷”与“达”的相融。说她“穷”,她守着不多的退休金,住在十分简陋的老房子里,过着简朴的生活;但她又通过一件件事温暖着身边的每一个人,感动着身边每一个人。这“穷”与“达”的辩证法,在韩淑芳老人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在一位老共产党员的身上,这种心灵的富足和傲人的风采,更加弥足珍贵。韩淑芳的事迹被收入《世界名人录》《财会专家名人录》等典籍;连续三年(2006—2009年)被财政部离退休干部局评为“优秀党员”、2010年又被财政部离退休干部局评为“五好文明家庭”、2010年被北京市海淀区北下关街道办事处评为“特殊贡献老人”、2011年被财政部评为“2009—2011年度财政部部级优秀共产党员”。她用自己一生的行动,书写着一名党员对党的忠诚,谱写了一名退休老同志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无私奉献的赞歌。 

  虽然韩淑芳生前留下遗愿丧事从简,不举行告别仪式,但许多老同事、老朋友、交大学子们,不约而同来到北京友谊医院告别室,胸带白花、眼含热泪与她作最后的道别。(作者单位:中国财经报社 徐丽红)

 

附件下载:

 

  】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三巷3号
网站管理:财政部办公厅
电子邮箱:webmaster@mof.gov.cn
技术支持:财政部信息网络中心
邮编:100820 电话:010-68551114
京ICP备05002860号